所在位置: 首页 > 研究机构 > 俄语中心
论《无畏上将高尔察克》的传记性书写(下篇)
发布时间:2020-04-27 17:05:00浏览次数:




    二、符号学与审美感
    电影以影视符号来对人物生平进行书写。在电影中,符号具有双层结构,即能指(银幕上观众可见的形式,也就是影视图像)与所指(内容)。符号直接诉诸于观众的视觉,关系着光影、构图等具体的视觉技巧,也直接关系着电影的内涵,它的正确运用关系着电影给予人的审美感。
《无畏上将高尔察克》电影的开头与结尾均是一个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片场。片头在几个镜头的闪回中,年轻安娜以一张黑白照片的形式出现;在片尾,观众可以得知原来这是苏联电影《战争与和平》的拍摄现场,白发苍苍的安娜出现,一位导演说:“闪开点,今天用不着你。”原来在“契卡”监狱中度过37年光阴的安娜终于出狱,成为了在片场谋生的群众演员。此时一个艺术性非规约符号出现了,即安娜为了让路而碰倒的一个玻璃酒杯。所谓艺术性非规约符号,指的便是一些虚构的细节,是导演处于艺术性的考量而对客观事物的再创造,它的作用是制造张力与美感。在数十年前安娜与高尔察克一见钟情的酒会上,两人就在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接吻的尴尬瞬间碰翻了一个玻璃酒杯。对玻璃酒杯在地上摔得粉碎的镜头,导演有意使用了降格镜头,以让观众感受到两人四目相对,彼此倾情的感情交流过程。这一个酒杯可以说代表了安娜对高尔察克终身挚爱的起点。而在两人短暂的交往过程中,先是因为婚姻阻隔,后是因为战乱,安娜多次说两人从来没在一起跳过舞,直到高尔察克被“契卡”秘密枪决,这成为了安娜永远的遗憾。结尾时酒杯破碎的过程同样以降格镜头展示。随即画面一转,苏联时代灰暗的舞厅,演员们模仿贵族跳舞时的拙劣舞姿隐去,变为了当年那个金碧辉煌,充斥着贵族俊男美女的酒会现场,一脸欢笑的,年轻的安娜与同样年轻,英姿勃勃的高尔察克携手起舞。这是一个别有洞天式的结尾,破碎的酒杯成为了一个串联起(冰冷的)现实和(温馨的)想象的符号。而酒杯从晶莹剔透到碎末翻飞,也代表了电影一种对英雄末路,红颜迟暮的“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式的感慨。
    三、批评话语与历史视野
    任何传记片或类传记电影中,都难免面临某种叙事上的困局,即传主是某一时空孕育出的,这一时空往往与拍摄者和观众有一定距离,拍摄者对传主显性的表现,其中往往包含着另一立场或环境下的潜在的言说,这便是批评话语。而这种批评话语又往往是难以为不同背景下的观众所接受的,尤其是在某种记忆建构早已深深嵌入民众的心理中的时候。单纯地对传主进行美化,如好莱坞的部分关于极富个性的艺术家的传记电影一样,很容易将传主一切行为合理化,在电影艺术接管大众历史观塑造的今天,成为斯坦纳德所讽刺的,传记文学的“恋尸癖的艺术”。如何在银幕上重演一个逝去的生命,尤其是对待一个关系着一个国家过去重大历史事件的人物,如何对其使用批评话语,这显然要看创作者立足于什么样的历史视野中。
    弗吉尼亚·伍尔夫曾经在其散文中对传记书写提出过“花岗岩与彩虹的永恒婚姻”这一阐释,即在表现人物过往时,需要以如花岗岩的冷峻态度来采撷详实的史料,保持一种尽量平实的,节制的叙事态度。而彩虹则指的是创作者注入其中的主观意识。在《无畏上将高尔察克》中,高尔察克的生平事件借由他和安娜的感情这一主线来展开,但是在叙述时,导演实际上是从个人的角度来理解高尔察克本人,来解读那个历史时代。
    以电影中的两个场景为例,首先是更接近于“花岗岩”的,高尔察克在西伯利亚成为反苏维埃临时政府领袖的场景。电影中高尔察克在雪地中慷慨激昂地带领军民们喊出耐人寻味的誓词:“不吝生命,不私亲友,只关心俄国的复兴与强大。”已经离家出走,在前线担任护士的安娜在人群中远远地注视自己心目中的英雄,现场气氛在群众的“乌拉”声中达到高潮。其次是更带有“彩虹”意味的。在革命爆发后,水兵逼迫军官们交出他们的武器,高尔察克喝退试图“下克上”的水兵后在甲板召集军官,当时心中愿意效忠新政府的高尔察克命令军官们交出武器,于是军官们将自己的手枪和军刀整齐地摆了一排,而轮到高尔察克时,他却将自己的军刀扔进了海中。随着苏联的解体,当代的俄罗斯官方需要用高尔察克来作为一个民族英雄来凝聚俄罗斯人民的爱国热情,高尔察克曾经因为意识形态而背负的负面“白匪”形象自然要被剥离。客观来说,作为一个旧俄贵族军人,高尔察克愿意在二月革命后效忠新政权,但是却被被迫流亡海外,而在海外得知十月革命又爆发后,感到俄罗斯已濒临绝境的高尔察克忍无可忍决心打击苏维埃政权挽救国家。他卷入国内战争的动机是好的,然而在错综复杂的战争中,尽管高尔察克一度获得捷克等国的军事援助,但最终还是因为自身是旧秩序的维护者而走进了绝境。这种悲壮感,被电影以高尔察克宣誓的情节很好地表现了出来。而高尔察克宁可将代表沙皇褒奖的佩刀扔入大海也不愿意被水兵缴械的情节,则很好地表现出了贵族精英政治下高尔察克内心的骄傲不羁,令观众对其充满同情。
    而必须要承认的是,《无畏上将高尔察克》饱受争议的一点便是出于拔高主人公的需要而贬低了十月革命的意义。在电影中,红军士兵军容不整,随地吐痰,无理地逼迫军官们聚拢到一起再将他们或集体枪毙,或捆绑上巨石沉入冰冷的水中,使其成为令人毛骨悚然的“人柱”。对于缺乏历史常识的观众来说,仅依靠对该电影的观感,很容易对十月革命之前的俄国产生一种虚幻的好感,如革命之前军官们过着一种觥筹交错,温情脉脉的生活,英明的,平易近人的沙皇等。《无畏上将高尔察克》叙述的重点在于爱国主义,但是由于电影对部分历史真相的回避使得故事留给观众的思索空间显得有限,使电影的爱国主义宣传有流于肤浅的可能。《无畏上将高尔察克》在虚实结合,运用了符号学的传记性书写中给观众呈现了一个爱国旧军官的伟岸身影,尽管出于现实的考量电影存在不足,但依然是一部瑕不掩瑜之作。


作者:吴亚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