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研究机构 > 俄语中心
“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俄罗斯创新国际经济贸易研究
发布时间:2020-04-07 10:02:00浏览次数:

    【摘要】2008年世界的金融危机所产生的深层次影响在近年来逐渐出现,世界贸易的总体需求形势出现问题,大宗商品的价格呈现出下降的趋势。而国际政治局势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我国与俄罗斯作为邻国,早在2015年就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俄罗斯联邦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即一带一路的战略背景。如何在此基础上加强与俄罗斯的经济贸易工作,成为了今后的主要经济目标。
    【关键词】一带一路;俄罗斯;国际经济贸易
    0.引言
    我国与俄罗斯之间的经济贸易合作水平还呈现出落后的趋势,不仅没有发挥出两国经济贸易之间的巨大潜力,同时,也无法与国际的经济发展形势相融合。一带一路的战略框架之下,中俄双方的国际经济贸易活动范围不断扩大,特别是东北地区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合作已经上升为国家角度的经济战略发展。因而,推动两国的区域经济合作发展,具有显著的现实意义。
    1.中俄国际经济贸易的发展现状
    1.1 贸易发展现状
    俄罗斯于1991年正式独立,从当时起,中国就一直与俄罗斯之间保持双边贸易合作的关系。第一阶段,从1992年起,两国的经济合作处于不稳定时期,由于这段时间内俄罗斯的贸易处于自由发展阶段,出现了各类经济问题,再加上当时的社会背景之下无法采用有效的贸易制度与法规进行约束,两国的经济贸易管理出现了各类问题。而阿聪1995年开始,俄罗斯的经济贸易开始复苏,但这一阶段双方的经济实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经济贸易的开展。1999年,江泽民同志访问俄国,两国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1999年实现了经济的初步复苏[1]。
    第二阶段,从2000年至2008年。这一时期两国的经济贸易发展速度极快,呈现了高速发展的趋势。普京上台后,俄罗斯更加注重与中国在内的东亚国家进行经济贸易。以2007年的数据为例,中俄贸易额达到了历史新高的482亿美元。
    第三阶段,从2009年发展至今。两国的经济贸易关系在恢复期过后不断增强。虽然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贸易总额大幅下降,但是从2011年开始,一系列制度的出现让中俄的关系得到了更有效的推动,从2010年开始,中国和俄罗斯之间已经形成了多年的贸易合作伙伴关系,中国也是俄罗斯长期以来的第一贸易合作方。在未来,两国经济贸易的进一步发展也会让双边经贸合作关系迈上新的台阶[2]。
    1.2 商品结构现状
    从两国经济贸易的商品结构来看,可以反映贸易双方国家的资源构成、产业结构与经济发展水平。因此两国按照《国际贸易标准分类》的相关要求,将国际的贸易产品分为不同的类型。两国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贸易水平也得到了快速提升,此时无论是经济发展的结构还是贸易活动的质量都得到了改善。从总体上看,初期产品仍然是两国国际经济贸易活动中的主体,其中尤以工业产品为主。但需要注意的一点在于近年来工业产品的趋势并不稳定,在未来可能会被高科技与高附加值的产品所更替。另一方面,劳动密集型产品的数量与结构都相对平稳,并未因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而受到严重冲击[3]。原因在于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快,尤其是在制造业的产业结构上进行了完善和优化,俄罗斯居民对于类似产品的需求程度大,此时处于卖方市场,中俄贸易结构的天平稍稍朝着中国利好,此时两国之间的经济贸易活动也会更加平稳,将制造品作为对俄出口的关键商品。
    1.3 投资合作现状
    1992年以来,我国对俄罗斯的投资总体数量并不突出,但是从整体上看处于发展的趋势。俄罗斯在独立初期的社会结构还存在着一些问题,尤其是政治局势的不稳定,让经济形势也面临了一定的影响,俄罗斯在当时吸引外资的能力有限,中国作为邻国是少数的选择者之一。1998年后,中国对俄罗斯的投资恢复了正常趋势,尤其是2000年普京为俄罗斯经济的复苏发挥了重要的作用。2008年至2009年,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中国的投资数量下降,俄罗斯经济陷入了又一次僵局,直至2010年后,中国的投资重新恢复正常,并伴随着后续一带一路的战略规划蓝图,让两国之间的投资合作贸易发展空间广阔[4]。
从俄罗斯的角度来看,俄罗斯对于中国的直接投资,在规模上要小的多,直至2000年,才从低位波动转变成为正常贸易。例如国际油价的下跌与欧债危机的出现,让俄罗斯的经济发展受到了阻碍。根据俄罗斯央行的数据显示,2014年底,俄罗斯的国际储备已经下降了约24%,使得俄罗斯不仅对我国的投资呈现降低的趋势,对其它的东亚国家投资数量也呈现了急剧降低。但是近年来两国关系的深化让两国之间的贸易关系更加紧密,无论是投资还是基础的贸易合作都朝着共同促进的方向来发展。由此可见,中俄之间的国际经济贸易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战略合作潜力巨大。
    2.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的国际经济贸易发展方式
    2.1 跨国次区域的经济合作
    “一带一路”具有显著的跨区域特征,可以拓展的范围也非常大。因此,从俄罗斯的角度来看,未来的国际经济贸易方式可以通过跨国此区域的经济合作来实现战略合作。因为俄罗斯具有显著的交通优势与地缘优势,在一带一路的沿线区域内可以发挥交通引导的作用。而俄罗斯本身的国力与军事实力,也让其成为了不可或缺的经济主体。1991年独联体的首次出现,过渡到2014年的欧亚经济联盟,俄罗斯也一直讲苏联后时代打造成经济政治的一体化组织时代。所以,中国作为重要的邻国,快速发展的经济水平可以成为国际经济贸易合作的基础,实现两国的战略对接,以区域经济合作促进国家战略建设,也是未来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因为两国互为战略支持,是推动双方战略利益提升的关键。俄罗斯可以获得中国的战略支持,借助技术优势复兴东部地区的开发;中国可以依靠俄罗斯的帮助,减少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觊觎,强化两国的大国地位与国际影响力[5]。因而,跨国次区域的经济合作,可以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切入点。
    2.2 城市间的国际经济贸易活动
    跨国的国际经济贸易活动离不开城市之间的合作,而这也可以成为中俄经济合作的基础。特别是一些边境城市,可以加强城市间的联系,为经济合作提供重要的载体,例如我国东北地区的城市,黑河、佳木斯、满洲里,与俄罗斯的海参崴、乌苏里斯克,甚至包括一些蒙古国东部的城市都实现了对接。而西北地区,我国新疆地区的石河子、库尔勒、鄂木斯克也和俄罗斯西部地区的新西伯利亚、阿尔泰斯克,包括一些中亚国家实现了贸易合作,多有贸易活动的产生。尤其是近年来两国战略关系的不断深入,也让跨境城市之间的合作变得更加便捷。“一带一路”的战略背景之下,城市间的国际经济贸易活动可以从双边城市入手,从俄罗斯和中国的不同角度来整合跨区域资源[6]。
    从内在的因素来看,俄罗斯与中国之间的城市交流是经济发展的必然需求。因为俄罗斯东部地区的产业结构需要进一步改善,无论是人口规模密度还是经济发展水平,东部地区都更加偏向于能源产业与原材料供应,以出口带动经济发展。显然这种发展模式放在今天是比较落后的。所以,俄罗斯应该认识到,积极地与中国城市之间进行战略合作是促进经济一体化的基础。
    从外在因素分析,从乌克兰危机的实例中,我们可以看到俄罗斯与美国、欧洲其它地区之间的关系不断僵化,无论是经济、政治还是军事安全方面都呈现出对立的关系。特别是一些国家对于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使得俄罗斯需要与其它亚太国家进行合作,才能保障其金融、能源和军事产业的发展。而中国作为世界经济强国,如果能与中国展开经济合作与经济贸易,不仅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其它国家地区对于自身的影响,还能让俄罗斯的优势产业得到进一步发展和提升。
    因而,从这一角度来看,两国城市之间的贸易合作是地缘关系与经济基础的必然性导致,也是一带一路战略框架下的经济发展趋势。
    2.3 自由贸易产业布局
    截止2015年,根据WTO的数据显示,地区贸易安排已经成为了新时期国际经济贸易互动的新方式。所以中国和俄罗斯之间也应该构建自由贸易的产业布局,加快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的贸易发展战略。在对待这一问题上,中国和俄罗斯应保持统一的态度与统一的思想。例如中国官方提出建立贸易便利的战略制度体系,并最终建立自由贸易区;俄罗斯则针对于邻国之间的经济合作,提出了开放式的发展战略。因而,俄罗斯可以从边境区域入手,打造自由贸易的区域网络,待时机成熟时再将产业布局进一步扩大,并建设中国与俄罗斯全区域内的自由贸易结构,在贸易模式上实现创新。
    3.结语
    中俄之间的区域合作应该向战略合作的模式转变。从俄罗斯的发展局面来看,应该优化贸易结构,注重与中国之间的贸易互补,从多个角度展开战略合作,才能为发展提供动力,立足于未来的整体收益,来实现双赢,在“一带一路”的战略背景之下,扩大经济贸易活动的范围。



【参考文献】
[1]李柏慧, 张晓东. “一带一路”背景下对俄沿边开发开放战略研究——以黑龙江省为例[J]. 科技创业月刊, 2017, 30(10):6-7.
[2]单爽爽, 张之峰, 汪运波. "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山东教育国际化探析 ——以来华留学创新为例[J]. 丝路视野, 2016(23):1-1.
[3]曾文革, 党庶枫. “一带一路”战略下的国际经济规则创新[J]. 国际商务研究, 2016, v.37;No.209(3):25-36.
[4]杨立卓, 刘雪娇, 余稳策. “一带一路”背景下我国与中亚国家贸易互补性研究[J]. 上海经济研究, 2015(11):94-103.
[5]孙金彦, 刘海云. “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中国贸易潜力的实证研究[J]. 当代财经, 2016(6):99-106.

[6]蒋圣力. 论“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的国际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的建立[J]. 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 2016, 29(1):76-81.


图/文:吴亚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