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页 > 研究机构 > 俄语中心
新时代俄罗斯影视传播创新轨迹
发布时间:2020-04-13 20:19:00浏览次数:

    摘要:在当前俄罗斯影视传播过程中,一带一路建设和互联网是两个不可回避的重要背景,这两大背景为俄罗斯影视传播创新提供了新轨迹。文章以新时代俄罗斯影视传播创新轨迹为分析对象,首先介绍了俄罗斯影视传播与中国影视剧结合的背景,接着分析了俄罗斯影视传播中国外电视剧,分别从传播渠道、接受情况两个角度进行分析,最后论述了推动俄罗斯影视传播性轨迹建议,以便更好的推动俄罗斯影视传媒事业向前发展。
 
    关键词:俄罗斯;影视作品;传播
 
    影视是重要的文化传播载体,同时也反映了文化传播内容,因此影视在宣传本国文化方面具有非常得天独厚的优势。对当前俄罗斯来说,其正在与我国深入合作开展一带一路合作建设,而一带一路合作建设对于俄罗斯影视运作会带来许多新状况。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之下,外国影视在俄罗斯传播必然会对俄罗斯的影视造成重要影响。同时,俄罗斯的影视行业会受到国外文化输出影响,这是当前俄罗斯影视传播创新轨迹的重要特点。
    一、俄罗斯影视传播与中国影视剧结合的背景
    在一带一路背景之下,中华文明正处于文化走出去的大背景之下,这就使得俄罗斯文化与中华文化可以进行深入融合。一带一路文化背景融合主要是通过文化交流活动将俄罗斯文化与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进行有效融合,同时通过融合可以推动国际贸易中文化产品的出口。在21世纪,俄罗斯文化与中华文化相结合是远东地区最重要的文化结合方式,这使得两种文化共同融合提升两个国家的文化软实力,进一步提升俄罗斯和中国的国际文化影响力。随着中国改革开放不断推进,中国经济崛起已经受到世界各国广泛关注,拥有5000年文明的中华文化在世界文化之林中依旧处于半存在状态,而中华文化可以通过一带一路建设向俄罗斯进行文化输出,讲中华文化理念推销给俄罗斯,俄罗斯在这样背景之下也会接受中华文化传递,这些对于推动俄罗斯新时期影视传播创新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一带一路建设背景之下,建设不仅仅只是单纯经济意义上的建设,文化方面融合也是当前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文化融合对于推动俄罗斯影视传媒创新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同时对于推动中华民族繁荣和自强也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要想实现一带一路政策互通,沿线国家复杂文化和宗教背景就必须通过文化交流方式进行融合,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文化交流有助于帮助各个国家消除文化之间的壁垒,有助于各个国家文化之间传播。在一带一路背景之下,各个国家文化传播都可以创新,尤其是沿线国家更可以推动自身本国文化传播跨时代发展。
    近些年来,俄罗斯在一带一路背景之下影视传播文化得到了迅速发展。当前,俄罗斯总统普京已经签署了有关提高国有媒体运作效率的总统令,提出撤销俄罗斯新闻社,将原来负责对外开放的俄罗斯之声进行战略重组,在此基础上共同成立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今日俄罗斯对外报道俄罗斯国家的政策和俄罗斯当前的新生活。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的成立也推动了俄罗斯影视传播的向前发展。当前今日俄罗斯用俄语、英语、汉语、西班牙语等不同语言进行24小时全天无限连续播放,目前已经覆盖了一百多个国家,覆盖人口7亿多人,已经成为了当今全球除了半岛电视台之外最受欢迎的频道之一。
    二、俄罗斯影视传播中的国外影视剧
    俄罗斯与世界各国之间的文化交流源远流长,在历史长河中创造出了灿烂的民族文化。近些年来,由于各国在文化领域都加强了合作,从广度和深度上都得到加强。
    (一)传播渠道
    在当前俄罗斯影视传播中,除了电影节之外,俄罗斯观众还可以通过许多不同渠道去接触国外电影。根据一项调查显示,对于不同年龄层的俄罗斯人来说,他们接受电影的渠道和传播方式并不相同。25周岁以下年轻人接触影视作品更多通过网络平台的渠道,其中在校大学生通过网络渠道平台接触影视作品的比例高达90%。除了网络平台之外,还有很多俄罗斯人群通过手机来观看影视作品,其中25岁至50岁占据绝对主力,他们占比已经达到60%。还有一些人群主要通过电影院观看相关影视作品,这部分人群主要是在40岁以上。从以上调查数据我们可以得知,俄罗斯年轻一代获取影视作品信息方式主要是通过网络。随着年龄不断增大,俄罗斯人使用网络频率会逐渐降低,因此网络使用率和年龄之间呈相反比例,这表明年轻一代对于智能手机和网络熟练度比年纪较大人群要高很多。对于25岁至40周岁人群来说,由于他们经济实力非常强,除了网络平台之外他们还可以通过影院或者手机方式来观看相关影视作品。对于40周岁至50周岁人群来说,由于他们当前对于网络操作和熟练度并不高,因此他们观看电影方式主要是通过影院模式。对于50周岁以上人群来说,因为他们不熟悉网络,而且加上已经形成的习惯,他们更加倾向于在影院观看电影。当前俄罗斯观众观看外国影视作品的平台包含有youtube、facebook等等不同平台渠道。由此可见,对于当今年轻俄罗斯人群来说,他们接受影视作品的主要渠道都是网络,但是一些电影由于知识产权的原因只允许在电影院播放。
    (二)接受情况
    通过以上调查分析,当前俄罗斯观众对于影片接受做了调查,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在25周岁俄罗斯群体中,他们非常喜欢武打类作品,尤其是中国武术类作品这一比例已经高达96%,在35周岁的人群中对于武术作品的喜爱力达到80%,而在50岁左右人群中已经达到了60%,50岁以上的人群占据40%。由此可见,在俄罗斯影视市场中功夫片占据非常高的地位,甚至占据绝对优势地位。其他类型电影市场熟悉和认知程度较低,只有一些知晓外国文化俄罗斯人才会喜欢相关不同题材电影,而且这些观众大多年满40周岁。
    俄罗斯人对于功夫片喜爱最重要的原因是由于其民族性格所决定,由于其生存环境相对残酷,这就造成了俄罗斯相对独特民族性格,他们在大敌当前时也表现出了非凡爱国热情、不怕牺牲、勇往奋进。根植于其民族精神的坚强意志以及爱国主义精神使得俄罗斯人与生俱来具有勇敢顽强的性格,这些性格也使得俄罗斯普遍热爱武术。与此同时,由于俄罗斯是一个体育强国,全国都非常喜欢体育运动,普京总统更是在2014年签署了面向全民体育素质的考核指标,要求做好劳动准备,号召全体公民强身健体,加强对于体育事业的热爱。除此之外,一些功夫片尤其是中国的功夫片电影情节非常简单,通俗易懂,这也使得很多俄罗斯人喜爱功夫片。
    三、推动俄罗斯影视传播新轨迹的建议
    在一带一路背景之下,各国之间的文化交流逐渐频繁,各国之间的影视作品都可以进行交流,在本国收看其他国家的电视剧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但是对于俄罗斯来说,在传播和接受效果上并没有达到理想的状态,因此加强俄罗斯影视传播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第一,充分运用国际电影节的推广和宣传作用。在俄罗斯每年都会举办一次国际电影节,国际电影节对于俄罗斯电影和其他国家电影的宣传和推广都可以起到积极作用,电影节上展现出的影片也常常深受广大观众喜爱。但是这些电影中也包含一些与实际情况并不相符而且内容相对费解的影片片段。因此,在进行影视作品宣传时应当充分结合俄罗斯观众接受程度,考虑到俄罗斯观众在语言、信仰、审美、价值观等方面存在差异,在电影节上对影视作品进行精挑细选,选择那些容易被俄罗斯观众所理解并且接受的优秀影片,继续推动电影在传播力度方面的作用。通过电影节这个窗口让更多具有时代感和存在感的电影走进俄罗斯民众之中。
    第二,通过线上和线下同步传播平台推动俄罗斯影视传播创新发展。互联网兴起是当前国际社会普遍存在现象,许多俄罗斯观众接触国际电影渠道都是通过互联网。因此,俄罗斯影视集团以及其他的影视集团都可以充分发挥互联网优势,在俄罗斯实行互联网与影视作品进行结合推广模式大力进行网络宣传,通过网站、网络广告渠道来加大影片的宣传和传播力度。与此同时,俄罗斯传媒还可以积极寻求与其他国际传媒之间的商业合作,推出更适合俄罗斯观众的精品影视作品,从而提高俄罗斯影视作品进口代理商合作的积极性,让更多国际优秀影视作品可以进入到俄罗斯影视市场。
    第三,加快多种题材影视作品引进,推动影视作品齐头并进局面形成。市场中功夫片占据非常重要地位,尤其是与成龙主演中国功夫片具有一统天下的优势。在这样背景之下,俄罗斯人对于外国影视作品认识缺乏深入感,一提到外国作品首先想到的是功夫片,大部分人对于外国文化了解并不透彻。在最近俄罗斯影视市场上除了几部成龙主演功夫电影之外,其他类型的国际影片也在俄罗斯开始走红,他们主要是武侠类、历史古装剧或者悬疑类的影视作品。由于当前俄罗斯人对于国外文化的认识不到位,现代都市类的电影或者影视剧在俄罗斯人的心中占比并不大。因此我们可以多推出一些故事情节易懂,具有现代都市生活类的影视作品,通过俄罗斯人可以接受的叙事手法进行影片创作可以让更多的俄罗斯人了解这一题材影视作品,了解当今全球各地发生的信息变化。
    第四,做好影视作品字幕翻译。对于很多俄罗斯观众来说,许多外国影视作品翻译让他们常常感到一头雾水,字幕翻译问题已经成为了阻碍俄罗斯观众了解国际影视剧的重要障碍。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当前翻译都是由民间自发完成或者委托某些懂得外国语言的俄罗斯人进行翻译,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大学生自发组成的翻译集体,翻译质量参差不齐,很多出来的作品都差强人意。为了避免语言差异所带来的传播阻碍在进行影视作品传播时应当加大对于影视作品的翻译力度,全面提升翻译水平,使得影视作品可以更加精准的传播影视文化。在一带一路背景之下,随着中国影视作品的蓬勃发展,中国可以为俄罗斯培养不同翻译人才,甚至可以成立专业的影视翻译队伍,严把质量关,推出通俗易懂的翻译,让翻译可以起到文化交流的渠道作用,这样既可以推动外国影视作品引入俄罗斯也可以将俄罗斯影视作品推向全世界。
 
 
参考文献:
[1]吴非, 胡逢瑛. 转型中的俄罗斯传媒[M]. 南方日报出版社, 2005.
[2]严功军. 变迁与反思:当代俄罗斯传媒的转型透视[M]. 重庆出版社, 2006.
[3]王英杰. 20世纪国际影坛俄罗斯电影书写轨迹[J]. 电影文学, 2018(1):42-44.
[4]周林兴, 刘星. 媒介融合语境下档案文化传播:轨迹、能量与发展方向[J]. 兰台世界, 2017(4):10-14.
 
 
作者:吴亚男